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阿尊29生日快乐。 
赶日子写的乱七八糟。一言难尽。只想说这个世界正因有你存在过,才如此美好。

 
 
 

 

 
 
 


 

 
机械心 
 

 
 
 


*请远离可燃物 

*远离电磁信号干扰  

*远离极寒低温地带 

*避免剧烈震荡 

 
  

注意:未达到以上要求造成的运行偏差可能致命,后果自负。  

 
 
 

 

 
 

***

 
 
 

 
 

一个人死后能得到多少怀念这种事,他活着的时候从没费心思考过。 

 
 



那应该像种啜泣的声音使人流泪;像暴雨将近时用力奔跑,潮湿的风猛然塞住喉咙的瞬间;或是被高脚杯上的陌生缺口划破手指、下意识地抽气时脑海里短暂闪过的尖锐痛觉——可惜他的耳朵被墓土掩住,听不到有人仍然将手覆在身上某处、呼唤神灵般虔诚地默念他的名字;可惜他疲累地合着双眼,看不到有融化的雪从人们脸颊默默淌下,又在冬夜里冻成冰。他再没办法融化它,当自己彻底的熄灭之后——黑暗和寒冷安抚磨灭他的意识,比往日里糟糕的睡眠有效得多。 

 

这里没有风声,也感受不到心跳。没有传说中的灵魂也没有光。   

 
 
 


 

直到他听到燃烧的声音。 


像很久以前他用指尖点亮烟头一般发出的噗嗤声,在漫长的黑暗之后,他的瞳孔正因为这一点光芒而剧烈收缩、突显出那周围比火焰更加明亮的金色虹膜——同时,也连带照亮了略带疑惑般簇起的眉头。 

 
 
 


 
 
 

*** 

 

 
 
 

一个人活着,又能得到多少喜悦呢。 

 
 
 

 

  

 

很多。 

 

多到可以把储藏间里淡淡的发霉味变成热气腾腾的、炒饭的香气。多到让语言也失去意义,在耳边变成同一种饱含着幸福的嗡嗡声。多到人们开始垂下头,把不知怎么模糊起来的视线移向房间里堆积如山的空纸箱、或是早已开始掉漆的墙壁………他感到胸前的T恤被殷湿了一小片,然后抬手去拍少女的头。 

 

——那种不属于他的、关于重生的感恩,此刻就在他的掌心,轻轻地抽泣。 

 
 
 

 

HOMRA也还是老样子。 


阳光照例从右手边照进来,把飘舞的灰尘也染成了星光。那之中有多少颗因尘封而诞生,他都因缺席而无从判断。这很好,在与他无关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失去自己的轨迹——他扭过头去看出云,想问他有没有带着烟。不是很意外的,被那位平日里算得上是和蔼可亲的好先生,用京都人特有的管教口吻训斥了一通。

 
 
 

 

 

 

“……啊。”

 他当然没有在听,视线越过老友的肩膀、定格在某张看来是滑稽可笑的“参观警告”上。 

 
 
 

 


 
 
  

 
 
 

(——如果这世上有种枷锁叫做温柔、有种诅咒叫做“爱”。) 

 
 
 

 

 
 

 
 
 

 

 
 
 

皱起眉头,又一次沉默地望着天花的时候,与胸口那颗娇贵的机械心脏截然相反、某种坚硬而沉重的东西,仿佛重新攀上他的肩膀。 

 
 
 

 



 

***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储物间——或者说,阁下的卧室?真是相当朴素的生活方式。这样毫无防备的被作为展室参观,会有什么掩饰不及带来的额外困扰吗。” 

  

他的目光扫过无数纸箱、被推至一侧墙壁的空架子以及淹没了半个墙角的瓦楞纸——不禁半是由衷地说。虽然多少有所想象,他还是难免感到惊讶;像是某种不知何时出现又擅自消失、不会留下任何踪迹的动物一般,那个人就如此潦草、又不可思议的生活着。

 
 

 

 “呵。看不出你这家伙有半点给人带来困扰的自觉。”  

 


无论是双臂交迭在脑后的不雅睡姿,还是一如往常般令人不爽的口吻——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过,一方面又给人以时空逆转的错觉。男人体会着生动现实带来的微妙错落感,不禁稍稍有些走神;以毫不感人的方式来说,他该感谢发展到即使是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类、仍旧不禁觉得怪力乱神的医学技术——申请冰冻遗体的表格很长,在侧腹伤口缝合完成当天的傍晚,他花了整整一刻钟来填写它。他甚至还能记起遗体移交机构过低的室内温度,在担保人一栏的空白处签名时,透过对面的钢化玻璃幕墙,他看到巨型冷库内无数年轻或是衰老躯体的棺椁像是超市里打折贩卖的冷冻生鲜那样排列着,即便那里并不真的需要那些随意铺陈的冰块——或许是考虑到有些人能融化它,他握着笔无端地想——十几个小时之前那火焰还烧坏了他一副眼镜,之后那鲜血又灼烧着他的指尖。 

 
 

 

“唯独不想被您这么说。”  


 他低头注视着对方,带着些意有所指和多少难以掩饰的无奈之情;无论沉睡了多少岁月,那双眼睛永远饱含疲倦——而后、像是第一千三百一十五次告诫着他不要用肯定句去描述这个人一样,他察觉到周防眼里微妙的笑意,以及耳中传来的、类似于低哼的气音。 
 
 

 
 

 
“你是专程来听我道谢的?” 
 
“当然不。” 
 
 
 
 
 

 
 
 


 
(您的谢意或是歉疚,无论哪个、我此生都不想再次听到。) 
 
 
 
 
 

 
 
 

 

 
 
 
 
 

“关于阁下去世之后、德累斯顿石板被毁的事,有必要……” 

“我都知道。” 
 








“这世上已经没有「王」了,宗像。”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对方那样说道。
不是他曾经听过劫后余生般的感慨万千,也不像他最终还是留有些许遗憾——只是一如既往的、低沉又平淡,甚至带着点无聊——仿佛那些踏过血与火的荒诞岁月与生死交织的痛苦时刻,统统不过是、了无痕迹的一场梦罢了。


那人的目光不知何时回到他身上,带着种独属于周防的意味不明——彷佛是在问他「你失望了吗」;又或许是想说「给我一杯水」。无论作为被选择、被赋予、被愚弄并最终被抛弃的七分之一、或是无法左右死亡与时间的渺小人类,他想,无论何时、于他来讲,这个人都是这世间、唯一难解的那个谜团—— 
 
 
 

 
 
 


 

 
 
 


 
 “所以,这次请您务必好好活下去。” 
 
 

 
 
 

 

 
 
 


 
















(现在此刻以及将来。)

(在这个与另外八百一十二个世界同样平凡无奇的世界上、如您所愿般自由地——) 
  

 

tbc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