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为何为好事泪流

欲言又。

*關於“可惜世上唯有煙熱吻足我十年”的周防先生(29歲)與“聯誼會仿佛例行體檢”的宗像先生(29歲)的虛構故事


 
 
 


 

++++

 

 
   

——還能記起最近一次和別人談起“愛”,是什麼時候嗎。

——很遺憾,我從沒有過類似的經歷。

 

 
 

 

## 


 

這對話無疑發生在某次醉酒之後。 

 

他們之間的交流產生了短時間內無法修復的障礙,話題變得滑稽而跳躍。有時候他們同時開口,停頓,片刻之後他甚至忘了自己想說什麼。 

 

 

(方才他正在描述最近在他屬下的閒聊中非常流行的、某部正在熱映的電影——實際上,當他將某幾個被熱烈討論的經典片段在腦海中像拼圖那樣簡單鑲嵌起來,用“中午好”作為發言的開頭來提示他人自己的存在、並試圖加入其中時,那種愉快的午休氛圍便很快成為了乾巴巴的觀影感想報告會。) 

 

 
  

 

閣下認為——吻是什麼感覺?


煙吧。 

煙?

嗯。 

……完全沒有相似之處。我想我問的是感覺,而非對象。

 

……

怎麼?被說中了也不必覺得丟人,您還算得上年輕——要我利用戶籍科的便利提供什麼擇偶幫助嗎,我記得…… 

呵、說得好像你有多少經歷一樣。

 

周防。 

……嗯?


政府機構每年兩次的聯誼會,作為單身人士是務必參加的。 

所以呢。

這就是你說的……——經歷。十八次。

 

哼、可惜你明年還是會去。

真是令人不快的斷言——如果閣下說錯呢。

有人會和家政機器人談戀愛嗎。

閣下是指機器人公司K的創始人?您也看過那篇訪談真令人不可思議。 

我沒看過那鬼東西。

 

您想和家政機器人談戀愛嗎,周防。

……吠舞羅沒有家政機器人。

 

我認為“有沒有”和“愛不愛”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繫。

我覺得你喝醉了。


您認同“愛就一定要說出口”嗎。

這是什麼問題?

就是剛剛說到引發我下屬們熱烈討論的問題——我說過一會兒就會想起來的。


哈…即便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嗎。

 

 
 
 

 

 

 

  
  

 

又拿出您那討人嫌的劣質煙了嗎。

所以你該慶幸我們不同路,宗像。


我想,偶爾抽一支也在接受範圍內。

呵。

 

 
 
 

 

 

 

——要借火嗎。

非常感謝。

 

 
 
 

 

 

 


 

 

哧——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