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视觉残像



00





你有过信仰吗?



是的,那种虚浮又伪善的糖衣炮弹——但我想说的却无疑与此大有分别。





有一天,你的信仰会是一个人。



这不是浅显的情爱小说里随便揪出的、毫无营养的句子,也不带有那种狭义的意味——你的一生之中可能会遇到那样的人,不同于以往历经过的所有枯燥晦暗如尘埃的琐事,旅途中擦肩而过的陌生面孔,或是在书架中,某句偶然触动你以致落泪的句子……那个人从未属于你,甚至在你们之间,像是阻隔着什么不可抗拒的引力屏障,你永远无法窥知他的世界。他从你的人生中像是焰火那样稍纵即逝,却已然足以移山变海,在这一刻将你之前的人生全然颠覆。你会向往成为他,孜孜不倦地追随那副落拓难测的步子,被无差别又恰到好处的恩惠温暖,将捍卫这种生活的义务上升至理想——直至那束光源不再夺目如斯,你失落无措的阖上眼皮,他的背影又出现在梦里。



的确,我是多数没能如此幸运的千万平凡者中的一员——在真正得到拯救之前,便垂垂老矣。但多少值得庆幸的是,作为一个没能得到任何留意的旁观者,那些感怀着信仰的人们,他们的人生曾经与我擦肩而过。关于他们心中的悲伤,他们目光中闪烁不曾熄灭的某种留恋……于我都像是寒冷将死之人面前擦亮的火种。但在这短暂而狭窄的时间夹缝中,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只言片语,始终只能折射出一些毫无根据的残影。由于它的臆断成分大过真实,所以这个故事最终也只是故事。



此刻值班室的玻璃窗外正狂风大作,但愿在我写完它之前,那位连骨灰也未能入墓的年轻先生,别为这胡言乱语而卷着墓碑碎末爬上这儿的窗台。










祭奠无始无终的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