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这个酒吧的招牌菜是炒饭和火锅

与现实毫不相关的东西。


无cp。








——本周家庭作文的题目是我的理想。 






也许比他从中学门口开满栀子和牵牛的陡坡疾驰而下,用处在变声期的奇怪嗓音、发出不顾旁人侧目的欢呼声还要更早,作为某种单纯的信仰,对勇士的崇拜横亘他整个青年、少年、乃至幼儿期。


像所有在那个年纪的男孩一样,他幻想过毁灭世界,同时却又逃兵一般渴望着一呼百应的威望,坚信百年之后自己的墓志铭里有挚友有自由,背影宽阔到足以让一代代少年们瞻仰。 




直到,他真的遇见了一个可以被称作英雄的人。




那个男人不是他,却比他想象中的一切、还要令人热血沸腾。




记忆中描摹过千百遍的神像,在逆光之中像是无边天幕的阴影。他有点忘记自己当时的语气,只是仿佛试图凝视太阳那般、难以自持地躲闪了视线——






您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梦吗。 








——喂喂,再之后呢?


——老板别管他你还是先上菜比较重要?




——咳、催什么,来啦。 


年轻男人手脚麻利的切下几块菠萝扔进汤底,饿坏的小子们谁也没看见。他们比他当年还要年轻,嘴唇耳廓在所难免地穿了几个洞,身上的金属饰物站起身来就随着脚步晃荡。而他却将接管的酒吧改成了小饭馆,开始束起长过耳颈的橘色发尾。






之后……哪有什么之后。






唔,是你啊。




红发男人艰难地支起眼皮瞥了这里一眼,好像什么都没听见。接着便径自翻了个身、将脸朝向沙发内侧继续睡觉了。




也不过如此,平淡无奇。他竟然丝毫没感觉到怠慢,即便那人的举止在常人看来一定无理又自我,此刻却通通成为了、一个英雄不为人知的人格魅力。








——所以说脑残粉真可怕啊,哈哈。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想让我修理你?


——呜啊别、别动手,我错了!






搞不好、老板他以前真的是黑社会吧。可惜明明菜做的不错……


两个人同时这样想。他们面面相觑,刚被松开了衣领的那位还有点惊魂未定。






——哼。这样吧,喊这个口号三次,我就饶过你们。


——诶、好……的?










No Blood!No Bone!No Ash!


No Blood!No Bone!No Ash!


No Blood!No Bone!No Ash!








这曾经就是,我们想要追求一生的理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