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为何为好事泪流

Coffee &Cigarettes*

*脑洞来自同名电影 
 
 
 
 
++++++  
  
[熟悉陌生人] /猿美 
  
  
  
 
  
被叫住的时候,对方的脸还被遮挡在店里这一季上新的菜单后面。明码标价、打了高光的夏日特饮显得秀色可餐,上方相当烂俗地印着“给令你心动的ta!最私密的爱~”这种引人恶寒的宣传语——完全不管这种没有说服力的价位一点也看不出有何私密可言。那位顾客似乎也对此有所认同,坐在店铺内相较冷清的一隅、用明显嫌恶以至难以抉择的语气问他:“这儿就没有不含酒精的饮料?别说让我选咖啡。”  
  
“……”确实没有第三种选择了。来咖啡馆不点咖啡,难道是来找碴吗——他一边如此不快地想着,旋即意识到那声音太过熟悉以至让人从周遭一片模糊的白噪音里生出些难以言明的怒意来:“猴子?!”  
  
 
  
  
应声倏地露出大半张脸,而后又为这种过激的反应自我厌恶起来似的、青年将视线从对方两分稚气八分白痴的脸上移开,滑向小个子服务生正身着却毫不赏心悦目的粉红色围裙——距离上次在租住处附近偶遇后的第一年零一百八十三天、看起来包括智商在内都完全没有长进。明明是后厨工作的家伙还要跑来前面服务,还有——那种颜色……穿着的八成是女式工服吧?!到底在怎样不良的商家打工啊,缺钱到这个份上了吗——但话说回来、只要是暖色穿着都没有违和感反而很可(…)这一点,还是让他莫名不爽……  
  
——只有表面波澜不惊、自顾自陷入胡思乱想的某位顾客,阴晴不定的眼神让人一点也搞不懂。  
  
  
“啧……怎么是你。”  
以老套的开场白一笔带过了。  
  
  
  
“这话该我问吧!?”  
  
  
  
  
  
  
  
  
 
  
神经比埋在深海海底的电缆还要粗的青年自然猜不出对方发散到外太空的思维回路,只是以毫无悬念的吐槽内容积极回应着他。  
或许是因为任性的上司和不省心的部下让人每年都难免会有三百六十五天陷入死气沉沉的情绪之中,耳边那个元气到聒噪的声线在不期而遇般偶尔听闻的此刻、竟也变得珍贵悦耳起来。  
 
 
“如你所见,只是路过——结果就遇到一只穿得像是选美比赛的吉娃娃那样的家伙。”  

 
“你!在!说!谁!啊!?想打架吗!我还在想是哪个混蛋这么挑剔,果然这世界上除了你没有第二个!”  
 
 
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八田隐约这样想着,却没法把脑中空白的时间具象成为某个准确的数字。正常来讲,这个时候不是该互相问候吗?很快他又意识到那不是他们现在应该拥有的、自然而融洽的气氛——每当在他短暂地忘却彼此之间无形沟壑与有形立场的时刻,对方的态度总是有意要惹他心烦一般,恰到好处地欠揍。  
 
 
 
 
“向顾客推荐兑满了色素和糖精的垃圾,你已经和没有底线的无良商家上了同一条船了吗。”  
 
“……胡说!我才没和他们一条船!”  
 
“再说——你不也一直挑食在吃垃圾食品,有什么立场抱怨啊,不满意就快滚去别家!”  
 
“服务态度真差……你那脑子就没考虑过被警察投诉的后果吗~失业了可别后悔。”  
 
“失业个屁你把吠舞罗的工作当什么啊!只是在家门口打零工谁要被你威胁!”  
 
 
 
不知是某种意义上已经认同了什么似的回答、还是彷佛下一秒就会发展成暴力事件的氛围为他们引来了不少侧目;是普通的顾客纠纷吗,当事人看起来又微妙地有着难以被他人介入的熟稔——贸然去劝架反而会有被当作共同的敌人教训一顿的危险……想到这热心的围观群众就不禁颈后一阵恶寒。  
 
 
 
 
 
“…………之前的房子已经不租了?”  
 
“是、是啊…那又怎样?”  
 
 
“暖桌你怎么处理的?”  
 
“扔掉了啊、新公寓完全放不下……”  
 
“哈,真是无情。”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自己的东西还没决定权吗!”  
 
“之前吵着要住在那儿的不也是你吗。”  
 
“头也不回率先离开的家伙不是你吗!!”  
  
由那两人为圆心的空间里、空气逐渐滞重如月球的阴影那样一下沉入了冰点——一不注意好像已经发展成某种令人唏嘘的苦情戏码了,一边是服务生不知是伤心还是愤怒更多的吓人脸色、另一边自始至终比起冷静更像是怪异地享受着骚动的青年顾客、此刻却捏皱了手中的菜单。
 
 
“……我早就说过,家家酒的游戏已经玩腻了,笨蛋一样认不清现实的人没资格指责我。”  
 
“所以舍弃你在吠舞罗的一切也值得吗!”  
 
 
“哈、吠舞罗的一切……”  
 
“怎么?”  
 
“不、没什么……那些你认为厉害的东西,如今也还是什么都没学会不是吗、美,咲?”  
 
 
 
 
 
“…………哈?你这家伙、难道在小看我吗?!”  
 
 
 
 
猜不到那句半是轻视又好像暗示着什么的挑衅话语的真正意味,八田感到困惑与焦躁席卷而来——不如还是先揍这家伙一顿再说吧。他懒得再去想答案那般准备伸手去扯伏见那碍眼的制服领子,却忽然见到火光一闪、对方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上了;原本倜傥又总是带着乖僻神情的年轻脸庞被烟雾朦胧地勾画,也恍然在这个瞬间添了些成熟的风味。看着那样的猿比古,他越发觉得陌生而捉摸不透——虽然他从未真正弄懂过对方也大有可能,关于共同拥有的过去以及还没好好规划过的未来,关于从未得到解释的为什么,或者仅仅是想问,你最近过得好吗……他也只会用最笨拙而不恰当地方式表达。  
 
 
 
“等……什么时候学的吸烟啊混蛋!”  
 
 “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幼稚。”  


(还不是你总是对着别的什么人露出那副崇拜又向往的样子。)  
 
 
 
“……你才幼稚!变成大人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吗!!”  
 
 “你还想听别的?”  


(是学会口是心非。)  

 
 
 
 

“什么都不听!你,不许抽烟!”  
 
 
 
 
 
 
 
在反应过来前,指间夹着的烟卷已经被嗖地夺走、毫不迟疑地按熄在烟灰缸里。他惊讶于对方那副理直气壮的态度,语气里不禁透露出一点犹豫似的迷茫来:  
“喂⋯⋯莫名其妙,哪来的理由啊。”  
 
 
 
橘发少年罕见地以一种你是白痴吗的表情看着他……哪里不对吧,什么时候轮到妳把别人当笨蛋了——  
 
“当然是对身体有害啊你脑子秀逗了吗!?别人我管不着、但是你…还营养不良吧死猴子!一脸虚弱的家伙装什么帅啊!”  
 
 
 
 
 
 
 
愚蠢的冷漠消失了。像在煦暖的光照里渐渐失去形态的黄色枫糖、安静而柔软地塌向太阳系某个未知的角落。  
 
 
 
“…………啧,你……谁要你操这种多余的心,无聊。”  
 
 
 
 
 
令人怀念又多少愠恼着的坦率温暖,像是从不属于他也不该属于他似的、只因完全拥有过而患得患失地感到更加强烈的不安——如同一颗石子落入湖中,直至今日也难以平复的波澜打破他坚固的屏障,变成一道光、无声地抵达心底。 
  
这样词不达意地关心。如果是真的,请看着我;如果不是…… 
 
 
 
——但我仍然不愿放手。 
 
 
 
 
 
 
 
“切、你这烂人……等下,我去给你做杯冰拿铁。”  
 
或许是思忖着自己的做法确实略显冲动而将微微吊起的眼角里的不快被努力地拦住,那个脾气暴躁的服务生这样说完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平日里明朗快活的语调难得染上一点他人的优柔:  
 
“还是你换口味了?”  
 
 
 
 
 
 
 
 
他不知怎么就气焰全无。 
 
 
 
 





[熟悉陌生人] /fin. 
---- 
(第一次写伏八,请见谅。) 
(大概…会有其他cp后续)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