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为何为好事泪流

周防尊先生三十岁生日快乐。
永远【】你,新的一年请多关照。


(忍不住吐槽:才看到kfc的短文,官方你又双叒叕一次抢了我的梗……留下咸鱼的泪水。)

占个日期 有生之年写完这篇会补档。





無題


<<


时隔几个月,宗像因为公事再访了学园岛。他沿着神社的石阶重新深入到被人为封锁的区域,隆冬的低温将积雪吹作寒冰,已不复早些时候的松散易行;男人穿过原始森林一般繁茂的乔木林,那之中有些部分展现出被强大外力破坏的痕迹,只剩下寥寥几寸参差的树根,静静蒙着一层乳色的薄冰。

他终于见到被积雪覆盖的「陨坑」,不禁想起浑浊的海水和永远沉入地平线之下的城市。与那处炼狱相比,这位赤王留存下的痕迹显得太过轻柔了;而对于一个普通人类来说,周防尊的坟冢又过于广阔寂静。宗像闭上双眼,彷佛又听见男人冷下来的躯体里噼叭的打火声;接着、像是慢镜头里香烟末端积蓄已久的灰烬轰然跌落,男人的赤发与他沉入梦魇的金色眼睛、沾血的鞋尖和握过酒杯的双手消失在致人暂盲的白色之中,血骨无存。



“礼司。”
在皎洁的月色中,有人从背后叫他。

“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你,赤王——栉名小姐。”

“我也一样,”少女的声音轻轻地颤抖,“只是睡不着,你呢。”




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去,为她擦掉了眼泪。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