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为何为好事泪流

hong

想看这样一张照片。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男人倚着路边信号板低头点烟的瞬间。

他背后贴着大牌彩妆广告,单透的挂画自左上沉沉垂下一角,露出内里一排色彩单调的冷炽灯管,光色白莹莹连成一片。画面中的女郎因此不辨眉目,只剩下方半咬的丰唇,妖靡诱惑的艳红。男人的发色也是红的,逆着光而显出某种不详的黯淡,让人联想到干涸的血色结痂,或是什么寓意着浪漫的花朵被烧作灰烬的姿态;最终你将视线落在画面最明亮的部分,火机带来的金红色涂上香烟末端、映照出一点男人的面目:它并不越过他的鼻梁,并如约为那之后的部分呈上整块潦草的阴影。他就这样面对着你,简单的衣着让人无法探究金属链下牛仔裤磨白擦亮的裤缝线;他就这样面对着你,神态没有刻意躲闪甚至毫不知情,仿佛对他来讲、你不过是这世上千千万万没有必要去知晓的存在之一——

而你也无法了解他更多了。

即便他困倦的眼皮下可能遮挡着清醒而罕见的金色虹膜,但他终究阖着眼。这张被处理成黑白色调的图像中还留有本色的,唯独深深浅浅、无声绽放的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