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为何为好事泪流

三流小说 

*之前发过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屏蔽了 

测试一下会不会又被吞

*某些设定来自赤之王国 

*大概是ver.21的双王场景

 
 
 

 

 

404

++++  

 
 

 

又一次被力量屏障弹开的档口,对方指向自己的衣领,喘息间一时没有开口。 



“阁下这里。” 

 
 
“…嗯?” 

“一道很深的疤——您不知道吗。” 

 
 
 

 


他寻着那视线的方向摸过去、左侧锁骨下方不及一寸的部分,带着明显不同的触感,像是蛇类蜿蜒突起的腹部。 

 

“哈……这个啊。”

 
 
 

  



或许因为那种经历于他来讲极其罕有,回忆起来也只花了几秒钟。 

 
 
 

 

 

 (……差一点就是心脏了、你想死吗,尊!?)

 (不,我不想。)

 
 
 

 

 

 


“近距离之内毫无防备地被偷袭了吗。”  

 
 

对方打断他的思考;那语气姑且算得上是询问,了然的神情却确凿无疑地写着「如我所料」——以及连其本人似乎也浑然不觉、坦率地传达出的轻视感——他确信自己几乎不存在的耐心又减少了一半。 

 

“不过是「曾经」遇到的一点麻烦。”  

 
“作为一个普通人,阁下的生活还真够丰富多彩。” 

 

“呵、当然不会像你那么无聊。”  

 
 
  

彷佛得到敷衍的回复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对于那种简单到根本意味不明的答案,对方也丝毫没有疑议。将稍稍滑下鼻梁的眼镜推回原处的宗像、似乎由衷地对那些无关痛痒的争论乐在其中,又或者,这只是即将展开的无聊说教中、拐弯抹角的前奏罢了——好像坚信着把某句偏执的废话念上几千遍就能变成救世的魔法似的,但很可惜,任何属于对方的灵验咒语,在他面前、全部都不会生效。  

 


“成为王的您不如过去那般「有干劲」——该说是令人感动的成长吗,周防。”

“同样是令人愉快的发言——你想听我这么评价?”  

 
“这是毫无作假的夸奖。”  

“哼,是吗。”  

 
 
 

 

有意无意间、他们已渐渐远离了镇目町晚间霓虹闪烁的繁华街巷,置身于这个城市中更为萧索冷落的陌生区域——在某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百无聊赖的惨白灯照下、他挥拳擦过对方萤蓝闪动的制服肩章;防御结晶消失前,宗像转动刀鞘扫向他的暴露破绽的小腿胫骨。夜色晦暗中火焰与剑光碰撞绽放的超自然光线彷佛连绵不绝的惊雷闪电、明明灭灭地点亮眼前朦胧的图景。彼此欺近时、对方忽然面色严肃地注视他,彷佛他正是困扰自己许久,穷尽这世间一切精密计算与严谨思辨、都无法求得正解的那个悖论—— 

 
“王是践行高尚意志的容器——在与阁下相识之前,我一直这样认为。” 

 

“让你怀疑起自己还真是遗憾。  ”

 
“怎么会,我不过是怀疑您而已——单刀直入地说,即便是阁下这种如同生存在蛮荒时代的人类,也至少应该有过可以称之为愿望的念头——”

 
 
 

可以告诉我吗。 

 
 
 

 

 

 松开桎梏,狂暴的烈焰重新包裹住他的双手,随即横冲直撞地嘶吼、用利爪撕碎困兽的围栏。对方的剑锋被震开一个缺口、瞬息之间,那片暖色又消融在重塑的结晶之中。

 

“比起这个,我倒想教教你什么叫单刀直入。”

 
 
 

 

 
 
 

 

 
 
 

 

 
 
 

 

 

所谓理想、所谓愿望、所谓真实生存着的瞬间,在作为普通人类而存在的短暂岁月中,他曾经真切地体验过。  

 
 

追逐着、渴望着、舍弃生命也义无反顾,像海水与冰面间最后吸入肺叶的稀薄空气、炽热惊醒黑夜前的第一颗火星;像自此之前的岁月中,从未如此刻骨般震耳欲聋地心跳—— 

像是宇宙初始时无声的爆炸,将所有毫无意义的牵绊、虚伪的壁垒以及沉闷的空气,都不管不顾地、破坏殆尽;将鲜活的力度与沸腾的血液都抛于身后,遍体鳞伤、却仍旧不可理喻般地难以自持——甚至那些与死亡并肩的疯狂决断、在毫无悬念的未来面前也全无恐惧,只为停留于这自由而辽阔的世界之中、体味须臾的清澈。 

  

解放的美丽如此夺目短暂,让人不惜顺从心中的恶业化为灰烬;披荆斩棘、只为去到那片虚假的荒原,摘下一颗燃烧又冷澈的星。 

 
 

  

那是足以包容一切痛苦不舍的自欺的谎言,是能够那样轻易地、捕获他深藏的向往,如今却令人再难回头的,甘甜美梦。

 
 
 

 

 

 

 
 

 
 

——当某天你真切地强大如某颗遥远可怖的恒星,人生还是否能如你所愿般、毫无保留的燃烧?  

 
 
 

 

 
 
 

 

 
 
 

 


 
 

比起胸腔之中、那片不知疲倦般永恒鼓动着的热海,无论过去或是未来⋯⋯一切都显得格外虚幻。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