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警察故事】

*奇怪的电影场合

++++++++++++++++++++++++++++++++++++


 

 

 

 

下午一点整的时候嫌犯会出现在第十商业街的电影院里,没错就是今天。

 

 

 



 

“我想这个亲子餐比较合适您的饮食习惯。”

“电影是照你的品味挑的。”

 


 

找不出更糟的观影经历了。

 


他接过对方递来明显是家庭装规格的爆米花,附近几束别有意味的目光也随之热切地黏着在两人背上。欣赏艺术的行为本身就和他扯不上半点关系——但他此刻还是不得不被迫体验一段难熬的禁烟时间。

 

如果他们稍后能成功逮捕嫌犯,或许这种烦闷才能有所减轻。 

 

 

“把你的那份儿童橙汁拿走,宗像。”

“我倒觉得阁下选了动画片是出于私心。”

 

 

灯光终于渐次昏暗至无,隔壁情侣抱怨着片头过长的植入广告,他们则不厌其烦地试图从低龄向影片与亲子套餐中对彼此的幼稚程度寻根究底——同时在一群相似度极高的剪影里剔出两个。

 

“拼动物拼图的家伙还真敢反驳。”

 

他响应一句权当观影之中的必要交流,顺便将手伸入摆在俩人中间的爆米花,自手枪的弹夹摸索至扳机。甜腻而犹有余温的香气包裹着指腹,就像此刻他迫切期待被蒸干的某种平和假像。

 

“您是偷窥狂吗。”

 

那位总是与他合不来的partner难得将视线从光线变幻的幕布上移开,多少带着点戏谑和刻意为之的讶异眼神,在他沉闷的脸上逡巡了几秒说道。其中露骨的挑衅意味他没能捕捉完整,对方就再次转头沉浸于乏善可陈的影片情节之中。他只来得及瞥见杂色影像在那人脸侧打亮的部分生动情绪,随之被一副难以捉摸的固定笑容展平直至生涩。

 

但这并不是全部。

悠然的神色之下,对方的紫色眼睛,正不时注视着影院的某处。

 

和无数初出茅庐、满腔热血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对成功的期待甚至超过自己的认知,固执又认真得千篇一律。无论这一积极的动机是得以自由而合法地崇尚武斗、亦或坚信有朝一日执掌权柄,更高效地制止犯罪,现实都只印证它们遥遥无期。

 

 

 

人流高度密集的封闭场所,一切武力行为都显得捉襟见肘。

男人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类似哼笑的不明音节——为他明知如此却紧握着枪的手,也为对方如狼紧盯猎物般的目光。

 

只是胸口尚有搔抓着神经的烦闷。

 

他清楚今日的英雄尚轮不到以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冠名,却又忍不住去擦拭冰冷的枪管。他同它一样,需要火药的引燃炸裂,令血液喷涌的后座力将自己推向对这个职业的完美臆想中去——年轻而不顾一切,像每一个过于传奇的故事中的主角一样,他热爱奋不顾身的孤注一掷,伤痛和危险,唯独不执着于生命——然而现实中,他们注视着前排男女毫无缘故地匆匆离席,身影在安全出口未及封闭的门缝中忽然失去平衡,仿佛投入罗网的鸟。

 

 

 

[行动成功,请于十分钟内归队。]

 

 

他将耳机粗暴地扯下来,忘记调小音量的结果就像是被人在耳边用小号吹奏的行军令吵醒,那感觉简直有点醍醐灌顶。男人低声骂了一句,声音隐没在无厘头情节引来周围观影者的又一波笑声之中。

 

 

 

 

——不如看完它。

 

没人这么说,但他们都坐着没动。对方甚至抓了一颗米花,塞进嘴里慢慢地嚼。

他把手从米花堆里撤回来,顺带也来了几颗——味道还不错。

 

 

 

真像是您爱吃的东西。

我可没说过。

阁下那箱占据了公共空间又口味甜腻的牛奶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把拼图扔进别人夜宵里的人更恶劣。

……

 

 

 

那人忽然转过头注视他,咀嚼着食物的脸颊鼓出一块与那副严肃的神情不太相配。

 

 

我想我找到拼图残缺的缘故了,周防。

……早扔了。和剩饭一起。

 

 

 

最终,他们只花了短短几分钟便解决了超大桶爆米花,然后把沾满了食物碎屑和甜味儿、孤零零的手枪重新枪别回了腰间——整个过程疾风骤雨,像一场兵不血刃的胜仗。

 

 

——它们没能找到传说中的乐土,却都好好地活着。

 

 

这无疑是他唯一一部能清楚记得结局的电影,可惜也很快就会忘记。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