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你敢握住这只手吗

混蛋啊删错了

并不存在的对话。




——什么时候你会最像一个普通人。

——像这样,偶尔也抽支劣质烟、多喝一杯turky。



***


一个酒吧里为什么会在放动画片——他其实一直想这么问,从他还没喝醉的时候就想了——但是他又为什么会喝醉?


仰着脖子认真看电视的家伙开口了。


“你愿意做奥特曼还是怪兽。”


那人没有错开视线看他,但语气听起来莫名正经。


“我为什么要回答阁下这个愚蠢的问题。”他把酒杯放回吧台,抬头注视着富有柔和的暴力美学的画面说。


“我选普通人。”


“刚才没有这个选项。”


“你不会这么选。”


“我只是不会逃避。”


“瞎子就该带眼镜?”


“毫无联系的比喻,”他无意识地摸了摸鼻梁说,“您的手下能理解您跳脱的思维吗?”


“总比和你这腹黑的上司一同工作要轻松得多。”



您的氏族见识到您有这幅口才一定会惊呆的,他想。也许酒精令他的反应迟缓了一些、他注视着对方,一时间没有反唇相讥。


屏幕里那些造型奇特的外星破坏者倒下的时候,男人正盯着空杯内缓慢融化的冰块、好像在考虑要不要再多喝一杯。



***


——您划分同类的标准是?

——做对手的时候,完全不用担心你这家伙会死之类的。

——……很好,这是至今为止阁下最有说服力的一句话,周防。


***



伤口总比吻痕深情。



“您的工作模式就只有沙发马铃薯和城市破坏机这两种吗。”


他稍稍眯起眼睛,模糊的视野并没有多少改善。是该正式考虑一下他那位女下属的提议、换副隐形眼镜试试看了,他想。


“哼。”


不出所料,那从来都是周防式的回应方式,意味不明地从喉结滚过同时夹带着沙哑和鼻音。他完全可以凭此想象那个人的表情、像是说着“你可真啰嗦”之类的潜台词,同时又毫无缘由地扯动嘴角,看起来有种游走在理智边缘般的危险——他放低视线,从口中呼出白气像是啐掉一口来自体内不知何处的血痰——至少在这次、他很想看清那张脸。


“这是最后一次了。”那人破天荒的补充道。


假如还能有漫长的时间来相处……宗像确信、有些人之间也不会像活塞轴承那样磨合平顺。而此刻,他忽然只觉得遗憾、在任性那方面,他从没赢过对方。



***


——什么时候你会最像一个普通人。



说不清是从空中飘落还是被非自然力量卷起的雪花,正飞速倒退着擦过他的脸颊。那之中似乎留有着青草的晨露、或是不知为何沾染的烟草味道,他都没有精力去探究。



——像这样,感受疼痛、恐惧。



血肉真实的疼痛、和濒死带来的生理性恐惧……即便他从未动摇过对于死亡的渴望,但在这样的时刻,来自肺部的空气正逐渐稀薄,曾经无时无刻不喷涌出岩浆的心脏碎裂、渐渐熄灭于淬冰的铁。他张开嘴,想扯开笑容,发出模糊的气音,忽然变得话唠,却无法振动自己的声带。


他们正如此贴近,以至于他看不到对方的神色,对方也无法辨别他的唇形。



继续活着

——无论作为什么。



***



都市传说,胆小者慎入。




提问者:你最孤独的时刻是——


匿名用户:一时不知该用什么擦去血迹的时候。






fin.


评论(2)

热度(7)